王寶林受審時稱,這些受賄都是中間人介紹的,“中間人都在當地有權有勢,我不敢得罪,不想成為他們的敵人”。他將城管中隊比喻成一座廟,“廟裡有很多菩薩,我肯定不是最大的菩薩,也不是最小的小鬼。他們到廟裡來上香,肯定不是只給我一個上”。王寶林在法庭上講出的這些話,一時傳遍網絡。
  上周一,廣州市供電局原副局長羅真海涉受賄300多萬元在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法庭上,羅真海痛陳自己出身寒門,奮鬥不易,並回憶起最初的夢想,談及父母妻兒時更是情真意切,惹得家屬熱淚紛飛,連旁人都為之動容。
  近兩三年來,廣州反腐動作頻頻,2012年,交警、民政、城管、市政園林等幾大系統窩案紛出;2013年,白雲官場整體遭遇地震、科信系統從廳長到局長不少人被抓……廣州官場經歷著“刮骨療毒”般的陣痛。
  昔日身居廟堂、手握公器的官員們,在位之時自然是信心滿滿,昂首闊步。然其一旦落馬,又會是何種神態?記者將細數近兩年來,廣州那些落馬官員的受審表情。法庭是個小社會,在這裡能夠略窺世情百態、人生起浮。在這裡,有的官員會洋洋灑灑百般辯解,有的官員則會痛哭流涕強調自己年老多病,有的官員在交代罪行時,會不經意走神回憶起昔日榮光,還有的官員則一臉微笑、寥寥數語,悉數認罪不拖泥帶水。
  何靖:“心悅誠服,接受審判”
  廣州公安局原副局長何靖作為廣州公安系統近年來落馬級別最高的官員,他於2013年7月25日,被控受賄600多萬元在深圳中院異地受審。庭審過程中,何靖語音低沉,對自己的履歷、到案時間以及受賄過程對答如流,法律用詞準確。
  “我沒有異議。”在整個庭審過程中,無論是針對受賄總額,還是12項單筆受賄指控,何靖都簡短作答。但說到家人四處籌錢退贓,說到同樣身陷囹圄的妻子時,何靖突然哽咽、沉默了片刻。
  在最後陳述時,何靖以一句“我不願作任何的辯解和開脫,心悅誠服,接受審判”“鏗鏘”結尾。
  蔡彬:一度走神
  因被網絡舉報擁有22套房被查落馬的房叔———番禺城管分局原政委蔡彬,於2013年7月26日,在海珠區法院受審,庭上也異常鎮靜。
  頭髮灰白的房叔穿著一雙拖鞋步入法庭,57歲的他語氣平淡不作過多辯解,以至於法官問他入股的一個食莊是否屬於違建時,他回答一度走神,“沒意見”。法官提醒“我問你是否屬於違建?”房叔才更正“你們認定是什麼性質就是什麼性質吧”。一度緊張的庭審現場頓時爆發哄笑。
  最後陳述時,蔡彬系統地發言,首先承認自己有罪,尊重法庭判決,“我年紀比較大,在風口浪尖幹了十幾年,身體不好。”蔡彬自稱身患高血壓等多種疾病,且案發後全額退贓,希望法庭綜合考慮,予以輕判,“給我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
  謝鵬飛:洗凈頭髮,微笑出庭
  2013年11月6日,廣東省政府原副秘書長謝鵬飛涉受賄千萬在白雲區法院受審,63歲的老人家穿著整齊,還把頭髮洗得乾乾凈凈。法庭上,他始終掛著微笑,談及自己的案情仿佛在幫人探討課題,輕鬆應答。
  謝鵬飛原本是省政府的智囊級人物,幫助省政府搞決策研究20多年,人緣好,喜歡幫忙。他的受賄行為也多與幫助地方政府、企業出謀劃策有關聯。
  “我沒有守住公務員的底線”,“這些錢是屬於受賄還是違紀,請法官來認定”,謝鵬飛如是說。庭審間隙,他也不忘朝旁聽席上回以招牌式的點頭微笑,無論是家屬還是記者。
  吳錦明:“埋頭工作,搞垮了身體”
  作為白雲區官場地震中落馬的主要官員之一,白雲區原副區長吳錦明與其他落馬官員相比,百萬元左右的受賄金額遠算不上驚人。不過這個金額一旦認定,刑期至少也是十年以上。
  吳錦明今年5月在廣州中院過堂,前面大半堂庭審,他的回答都乾脆利落、條理清晰。可到了最後陳述階段,這位年過半百的男子情緒失控,一度泣不成聲。
  “我從一名領導幹部淪為階下囚,很後悔。我也曾多次抵制過誘惑,可是……我願意認罪,承擔應有的責任。”吳錦明還向法庭哭訴,自己此前整日埋頭工作,殊不知搞垮了自己的身體。“我家人總和我說,你這是幹活不要命啊!”最後,吳錦明也希望法庭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李治臻:“不認,就要通緝我妻兒”
  2012年11月,廣州市民政局原局長李治臻涉嫌受賄400多萬元在廣州中院受審,檢察官評價此案“受賄數額大,時間跨度長”,且涉及民政系統多名下屬,形成窩案,“腐敗令人觸目驚心”。
  李治臻在偵查階段基本認罪,但到了法庭上卻當庭翻供,只承認其中約100萬元。這讓檢察官當庭怒斥其態度有問題,並建議法官取消此前建議認定的自首情節。
  對此,李治臻的說法是,他之所以在偵查階段承認受賄40 0萬元,是因為受到了壓力。“他們說我認了,就可以走了。不認,就還要通緝我妻子、兒子。”李治臻說,壓力之下,他在偵查階段作出了違心供述。“之前承認得太多了,現在很後悔,犯了個大錯誤。”
  王寶林:“我不是大菩薩,也不是小鬼”
  廣州市城管局白雲分局太和鎮執法隊原隊長王寶林並不是20 12年廣州城管系統窩案中落馬級別最高的,但數額卻是最大的。被控受賄400多萬元,另有600多萬巨額財產來源不明。
  王寶林受審時稱,這些受賄都是中間人介紹的,“中間人都在當地有權有勢,我不敢得罪,不想成為他們的敵人”。他將城管中隊比喻成一座廟,“廟裡有很多菩薩,我肯定不是最大的菩薩,也不是最小的小鬼。他們到廟裡來上香,肯定不是只給我一個上”。王寶林在法庭上講出的這些話,一時傳遍網絡。
  劉榮照:都是姐夫惹的禍
  增城市原副市長劉榮照落馬後於2012年受審,檢方認為他通過以其姐夫的名義投資入股多宗房地產項目開發的形式,為開發商謀取利益。劉榮照在法庭上將主要指控推到了姐夫身上,他表示這些項目的投資和收益,都是由其姐夫顧恩洪的公司進行的,他“只是知道而已”,並未實際參與。
  李斌:不收錢,影響仕途
  2012年,廣州市車管所原所長李斌因受賄在廣州受審。
  被指受賄340餘萬元的李斌在法庭上辯稱收錢是礙於上司的面子,“害怕不收影響自己的前途”。
  黃桂芳:服藥喝水維持庭審
  越秀區城管局原局長黃桂芳在2012年5月份之後被查,那一年廣州城管系統爆出的窩案也十分驚人,上至市城管委原副主任張建國,下至天河、海珠、越秀、黃埔等多個區城管局的“一把手”紛紛落馬。
  黃桂芳在法庭上多番拭淚,面對3筆共計174萬餘元的受賄指控,他稱是遭到逼供誘供“才違心承認”,實際上沒有收這麼多。檢察官則評價黃桂芳確實經受過工程承包商多次的行賄考驗,但當對方向其兒子間接輸送利益時,他卻沒能收緊這根弦。提到兒子的問題,黃桂芳在法庭上情緒激動,不得不服藥喝水維持。
  聞偉龍:什麼都答“記不清”
  2014年4月23日上午,廣州市農業局原辦公室主任聞偉龍涉受賄300多萬元在廣州中院受審。聞偉龍年輕時仕途一帆風順,人到中年卻沉迷賭博,並因頻赴澳門賭博欠下巨債最終遭官場賭友舉報,更疑因賭債糾紛被人在街頭砍成重傷。
  法庭上聞偉龍面對詢問,什麼都以“記不清楚”來回應,弄得法官和檢察官哭笑不得。主審法官無奈地問他為何什麼都記不清楚、是否身體不舒服?聞偉龍表示自己“甲狀腺切除過,內分泌失調”。法官質疑:“你作為一個研究生,一個畜牧公司總經理,智力不可能蛻化得這麼快吧?”
  採寫:南都記者 吳筍林  (原標題:落馬官員受審表情)
創作者介紹

愛爾蘭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zr96zrtow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