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1月24日電 針對法國總統奧朗德的緋聞,最新一期香港《亞洲周刊》刊載《法國式政治與法國式戀情》一文,文章指,奧朗德的劈腿八卦或許可以用公私分明這種含混的正義準則唬弄而過,不予深究,但卻會鼓勵出與它有近親相似性的其他八卦行為。人類的庸俗理性主義已庸俗到一種行為做的人多,就錯也變成可以接受。近代有學者認為人類已變成“高等的動物”,但在婚姻和性關係上,的確已有了“再動物化”的趨勢。
  文章摘編如下:
  人類的各種行為里,有一種既純真又墮落的游戲,就是調情(Flirting)。這講好聽一點,它是男女相悅、互釋愛意、打情罵俏、相互灌溉愛情的行為;它可以是相互暗示勾引、涉及引誘通姦的敗德行為,但也可能是男女情愫的升華。
  人們在年少無知的時代,兩性之間就已有朦朧的情愫,那時的調情是純潔有如小羊羔的游戲;到了年齡漸長,情竇已開,這時的調情就隨著時代的變化而有各種樣態。
  古時候男女防禁嚴格,調情只能含蓄為之,所謂的“人約黃昏後”,多半隻是小說,事實上則極為稀少;上流社會雖有下流的一面,調情較為公開,但整體上也不是太多,反倒是西方要人的情婦和交際花等,她們的調情歷史比較可觀。
  到了60年代,生活世界自由化,特別是性解放之後,調情才告大盛。從純潔的調情到不純潔的上床,只不過一線之隔。尤其是到了80和90後,媒體更加發達,人的身體已更加可以工具化,在猛男和辣妹帶頭下,調情已公開化,甚至劈腿和小三這種問題也見怪不怪。
  社會對這種事的容忍與接受是有差別的,在歐洲的意大利和法國,民眾對公眾人物的調情、劈腿和小三較為習慣。前陣子,意大利的貝魯斯科尼就不斷鬧花邊新聞。法國前總統密特朗和希拉克也都有過外遇小三,密特朗還有一個私生女;至於希拉克的婚外情更有多起。吃和性早已成了法國政治上的遺傳。
  最近法國現任總統奧朗德的花邊新聞鬧得好大。奧朗德是左翼社會黨,他對婚姻和性比較開放,他和第一任情人羅雅、第二任情人特裡耶維勒都只是同居而沒有結婚,因此他最近和女星茱莉•加耶鬧出新聞,這不是小三,而只是劈腿,只是他對愛情欠缺了忠誠而已。他的劈腿有點誇張,例如堂堂總統經常騎小綿羊摩托車去和情人約會過夜,這應是青少年的行為模式,而不是59歲的總統所應為。比較值得註意的是,有近八成法國人認為他的劈腿乃是他的隱私,並沒有對他作出道德譴責。
  美國對領導人的私生活則標準不一。在美國史上,前總統肯尼迪無疑是最花心的一個,他和影星安吉•迪金森、瑪麗蓮•夢露都有染,甚至和夢露有過在白宮水池裸泳的放肆紀錄,但因為他獲美國人民支持,當時媒體雖然都知道他花心亂劈腿,但就是不去報道;至於像第三任總統傑斐遜、第二十二任總統克利夫蘭都有私生子,但都為之保密;尼克森也有過情婦,但極為秘密。只是近年美國保守派興起,對領導人的道德檢驗趨於嚴格,像克林頓的性醜聞遂鬧得好大。這種偷情調情之事,除了意大利和法國,其他國家的容忍度和接受度都極低。
  對於奧朗德的劈腿,法國政治人物無分政黨,都一致支持奧朗德的隱私權,認為八卦媒體的炒作不妥。法國人當然也關心這則花邊新聞,所以那本八卦刊物大賣了六十萬份。但註意歸註意,法國人並沒有把這則八卦新聞無限上綱,他們宣稱分析奧朗德仍要看他的經濟政策。
  法國人公私分明,是可貴的理性。但我們懷疑的是,公私分明的這種理性到底存不存在?一個領導人私生活八卦,他治國的能力究竟會轉到哪裡去?今天法國經濟百孔千瘡,遠遠不及德國與英國,奧朗德的民意支持度也是第五共和以來最差的,這些都不能說和他沒有專心國事無關。所以,私生活和公領域一定有著某種程度的連帶關係,公私分明的理性主義並不能完全解釋奧朗德現象。
  近代由於媒體發達,特別是隨著社交網站的興起,新型名人興起,私生活自拍自爆,普通的八卦媒體當然更盛。美國學者柯文就說過︰“一個越來越重視私生活八卦的世界,會變得大家都越來越無羞恥之心。”
  因此,奧朗德的劈腿八卦或許可以用公私分明這種含混的正義準則唬弄而過,不予深究,但卻會鼓勵出與它有近親相似性的其他八卦行為,如利用權勢誘拐別人當小三,以及辦公室羅曼史里的性關係錯亂等。現代社會八卦行為泛濫,從具有浪漫色彩的調情,到有道德瑕疵的偷情,或更過份一點的私通,以及更惡劣的老師姦學生、長官姦部屬的脅姦,這種事人們已看多了,聽多了,成了家常便飯,所以有些社會已“通姦除罪化”。
  人類的庸俗理性主義已庸俗到一種行為做的人多,就錯也變成可以接受。這究竟是進步?還是退步?近代有學者認為人類已變成“高等的動物”,在婚姻和性關係上,的確已有了 “再動物化”的趨勢。  (原標題:港刊:在婚姻與性上 人類有“再動物化”趨勢)
創作者介紹

愛爾蘭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zr96zrtow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